台灣工程師 義務替狗做輪椅

潘杰在台灣土生土長,現職工程師的他跟女友凌均,每周末也花上一個早上從新竹的家,南下到台南為一所收容所內的癱瘓狗住客義務製作輪椅。

大早上,我在新竹車站外會合了潘杰和他的女友凌均。我跟這對好友相識於網上動物維權群組,起初只見他倆經常爬渠爬樹救貓救狗,又會分享自己為流浪動物煮營養餐的短片。後來我無意間看到台灣一篇報導,講述一位工程師跟女友每周末也花上一個早上,從新竹居住地,老遠駕車到台南一所動物收所,義務替癱瘓的小住客做輪椅,主角正正就是眼前的潘杰和凌均。

輪椅不給流浪狗
潘杰說起了自己首台製作的輪椅車誕生於2008年,那年身邊有位同事駕車撞倒一隻流浪狗,自掏腰包安排狗狗住院接受治療後,已無能為力替被確診終生癱瘓的狗狗買一台輪椅車。「我很感激同事沒有不顧而去,便主動替他打電話給不同的輪椅廠商,看有沒有些價錢比較相宜的。可電話接通後都問我那狗是什麼品種,我回答是流浪狗,就沒有下文。大概是覺得我們怎會拿錢去幫助流浪狗吧。」眼見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杰看書且上網尋找靈感,希望能自製一台輪椅,「那輪椅很粗糙,就只是用木頭做,能勉強把狗身體撐起,卻沒想過那狗真的憑意志和信心,天天在輪椅車上斷斷續續練習,竟然慢慢回復了步行能力。」潘杰說那次對狗狗的幫助,便成了他開始研製輪椅的里程碑。他希望自己創作的輪椅能變得普及化,能讓大家照著做的,因此材料就僅有從五金店買來的水管和水喉,自行簡單拼合即可。成品製作成本不但低,還非常輕便,哪怕是獨立義工或年紀大的主人都能輕易拿起,「最重要是方便修改,隨著狗狗體型漸大,我們只需換上長一點的水管就可。」眼前人滿足地說。

收容所內狗住客數目達3000隻之多,潘杰至今已為所內近30隻住客製作輪椅。

潘杰於2008年製作首台輪椅車,就只是用木頭做,能勉強把狗身體撐起。

潘杰後來為輪椅車加了支撐點,也由木頭改成以水管作材料,讓輪椅車更耐用、美觀和輕便。


自卑的小狗
自數年前台灣落實零撲殺政策,全國收容所不能再以數量過多為由替動物進行安樂死,就讓現時台南這所收容所內狗住客數目直達3000隻之多。義工都落力配合並支持政策,每天也到所內清潔消毒、跟狗洗澡玩耍,讓收容所保持乾淨衛生。潘杰十年前起已四出替狗狗做輪椅車,近年輾轉來到這所收容所,看見癱瘓狗狗拖著腳磨著屁股想跟同伴玩,便決定每周末前來製作輪椅車。面對癱瘓動物多了,他說對牠們的心情也略有了解,「這些動物其實都不知道自己跟同伴不一樣,只是因為人類看牠們的眼神和同情,讓牠們自卑起來。當牠們坐上輪椅車,我們都向牠投向神奇和歡樂的眼光,讓牠們重拾信心,繼續跑跑跳跳,活在當下。」動物有情緒有思想,輪椅車上的牠們不再自覺不足,在收容所大空地上,跟著朋友們追追趕趕,除了繫在身上的輪椅小車,我看不到牠們跟其他動物有異。

潘杰十年前起已四出替狗狗做輪椅車,近年輾轉來到這所收容所,看見癱瘓狗狗拖著腳磨著屁股想跟同伴玩,便決定每周末前來製作輪椅車。

潘杰偶還會貪玩地替輪椅車加對可拆式的翅膀,小狗坐上後更吸引民眾目光,增加被領養的機會。

除了輪椅,潘杰還替收容所縛上自製的風車,讓收容所充滿顏色,一改黑沉沉的形象。

了解更多:Facebook「凌均貓狗輪椅

作者簡介:許政

2015年於蘋果日報果籽創立動物維權版「寵物籽」,報導海內外人和動物間的感情故事。2016年底離職後成為獨力記者,於社交平台建立「阿毛四圍行」,義務接受動物義工和組織的求助,繼續以圖文和影像報導各類型動物資訊。

攝影:肥皮攝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