峽谷曲流,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用不著羨慕國外的大山大水,北橫公路的風景早已不知讓多少外國遊客讚嘆流連。順著蜿蜒的道路前進,從平地一路開進山林,沿途所見,盡是連綿層疊的山巒、曲折壯麗的峽谷、仙秀靈動的瀑布、熱氣氤氳的溫泉,台灣豐富多變的地貌景觀與自然生態,在這條公路兩旁得到最完整的表現機會。
身處於斯,我們何須妄自菲薄?因為我們生長的故鄉,就是這麼美麗的地方。
text 蔣育荏 photo王辰志、張晉瑞‧桃園市政府風景區管理處

站在大漢橋上望向三光溪谷,兩岸山巒層疊交錯,彷彿正在編織著美景。

超越科學知識的美感體驗
北橫公路標記0公里處,就在大溪區的慈康陸橋上,因此許教授帶我們從大溪出發,作為這趟地質之旅的起點。大溪是大漢溪中下游的一處河階,大漢溪流到這裡已經平緩,早年河道尚未淤積之時,大漢溪上甚至可以航行大船,也因得此河運之便,大溪當年才迅速發展成重要的貿易港口。河階其實就是過去的河道,當河流重新下切時,舊河道便遺留在新河道兩側而形成河階地形,而河流下切的次數越多,河階的階數也越多,譬如大溪就擁有四層河階。河流的曲直不同,河階的形態也會不同,大漢溪在流經大溪時河道平直,因此形成的河階兩岸對稱,稱為「直行河階」;若是河道彎曲,則會在凸岸形成半圓形的「劇場河階」,最典 型的例子就是大漢溪中游的溪口台河階,從角板山行館前的思親亭,就能拍到溪口台河階最經典的鏡頭。由於河階地勢平坦,又臨近水源,因此常是聚落發展之處,北橫沿線除了大溪、溪口台之外,角板山、羅浮、蘇樂、爺亨等,都是利用河階地形所開發的村鎮。

從台7線29.1公里的路旁看向高坡峽谷,大漢溪在此形成一處典型的峽谷曲流,模樣像極了山川的微笑。

過了羅浮之後,山路越見狹窄,北橫的重頭好戲到了這裡便要粉墨登場。大漢溪在山區內受到硬岩控制,形成多處谷曲流,堆積坡的凸岸與侵蝕坡的凹岸此消彼長,讓河道如同飛舞的彩帶般飄逸多姿。我們在台7線29.1公里的地方停下車來,從這裡看出去的高坡峽谷是一處典型的曲流山腳,大漢溪繞過由堅硬砂岩構成的青翠山腳,形成戲劇性的 U 形髮夾彎,彷彿對著站在高處欣賞她的人們,咧開一個誇張的微笑。

從蘇樂前往三光的玉峰道路上,可以近距離地觀賞三龜戲水的交切山腳與巴陵雙橋風景。

類似的曲流河段在靠近巴陵大橋時達到最高潮,由於兩岸的硬岩山脊交互突出於谷內,大漢溪水流受阻,只得迂迴而行。這種地形在學術上稱為「交切山腳」,最理想的觀景點位於中巴陵的山上,因為蓊鬱的山腳狀似巨龜頭頸,而延伸出去的山峰則隆起如同龜殼,因此當地人給了她一個傳神的名字,稱之為「三龜戲水」。除了中巴陵外,另一處可以更近距離觀賞三龜戲水的地點,是在從蘇樂前往三光部落的玉峰道路上,李白有句詩云:「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雖然這裡的衝波不若蜀道氣勢奔騰,但論起逆折的幅度卻是不遑多讓。

大漢橋雖然不像巴陵橋、羅浮橋那樣有名,卻有著令人驚豔的好視野。

過了巴陵之後,我們在大漢橋停下腳步,這座橋樑雖然不比巴陵橋、羅浮橋等大橋來得出名,但鮮紅色的鋼拱橋身橫亙在周遭的蒼翠山林中,依然是北橫線上最美的風景之一。站在橋上,一邊是三光溪的交切山腳,強烈的侵蝕力道將這裡的河谷深切為 V 字型,加上植被茂密,幾乎是深不見底。而橋的另一側是一片陡直的板岩絕壁,絕壁上近乎垂直的層理線條,透露出巴陵地區的地質歷史,與造山作用不可思議的推擠力量。

過了羅浮橋後轉進橋頭右側的小路,便有觀景台可以欣賞羅浮橋與復興橋的雙橋景致。

桃園市正府風景區管理處http://www.scenic.tycg.gov.tw/


宛如置身普羅旺斯!仙氣紫色花海浪漫登場
https://www.mook.com.tw/article.php?op=articleinfo&articleid=19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