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得深水埗

木羽飛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深水埗

旅發局豪擲1200萬推廣深水埗,期望打造成香港另一新景點,吸引更多內地遊客到訪。不知道深水埗的居民及商戶對政府這份「大禮」是否受落,但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實在捨不得深水埗……

小時家貧,媽媽最常的娛樂,就是去逛北河街,那裏有被譽為全港最便宜的街市,也有形形色色的廉價攤檔,有時只花十元八塊,兩母女就會找到自己的心頭好。逛得累了,我們總愛去「公和」吃一碗豆腐花配一碟三件的煎釀豆腐,然後再到奇華買個龜包帶回家,這一直以來都是我最愛的早餐飽點。

後來拍拖,男友個性不一,卻幾乎都愛逛鴨寮街。坦白說,在黃金、298和鴨寮街等男人聖地之間,我絕對投鴨寮街一票,那裏千奇百趣的電子產品,有時真教人拍案叫絕,不只男士,女士都看得很過癮。

然後,當了媽媽,深水埗就更成為我們四母女的尋寶地了。被冒險樂園用作「吸錢怪」的「假鑽石」,深水埗多不勝數。三個女兒平常都怕逛街,但去到深水埗,她們可以挨家挨戶的去逛,拿著小膠袋、紙袋或膠籃子,一粒一粒的去挑選心頭好。走得累了,我們就往西九龍中心歎個下午茶,充電完畢,就狂掃那兒的格仔舖,什麼鬼口水、MT膠紙、韓星產品等等少男少女的心頭好,都可在這裏找到。我們通常是周末來,人流不少,格仔舖的小巷裏卻秩序井然,有時顧客之間還會交換情報,總之逛得很舒服就是了。

香港已經沒有幾多個地區可以讓人如此閒逛了,沒有人拖喼、沒有藥房金舖,那種寧靜而不被打擾的感覺,早就消失於我成長的大圍、沙田、旺角、尖沙嘴⋯⋯深水埗的香港味道,能保得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