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臺中 || 喧賓奪主的武陵櫻雨

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

【 作者: 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 】

幾次假日宜蘭行的經驗不是太好,人太多、車太多、坐落在稻田裡的民宿太多,農田種起豪宅已不是新聞,也早已讓宜蘭失去靈魂,若非路線行經,倒是唯恐避之不及,不忍面對支離破碎的蘭陽平原。台七接台七甲線由蘭陽溪逆流而上,過繼光橋後是一路爬升,壯麗的狹長河谷映入眼簾,再爬升一段,風光明媚的地貌瞬間轉換霧氣繚繞、不見五指,一旁則是一片片的高山高麗菜田與數公里的羊腸公路和雜亂水管一路漫延,地景柔腸寸斷。

綠白藍相間的招牌在濃霧中好似一盞明燈,坐落往武陵農場的路線,位於1,200公尺海拔高南山部落的主要幹線上,幾年前媒體還特別撰文報導它的攻頂成功。其中品項和數量之齊全讓我們驚訝萬分,也自慚對相對偏遠地區便利商店貨架的刻板印象。以超商為中心,周圍幾攤叫賣娃娃菜、高麗菜和烤香腸的泰雅族人們自然構成了小型商圈,滿足上、下山遊客的口慾和購買慾,儘管雙向單線的山路,遊覽車依然停得隨意。高冷蔬菜和便利商店不只改變族人生活型態也改變了地景地貌。

距離目的地武陵農場還有將近一個小時車程,攻頂成功的超商像是個分水嶺,陰雨霧的天氣隨著一路下坡又轉變為風和日麗,頓時一解賞櫻天候不佳的憂心。每年2-3月農場櫻花盛開,遊客魚貫蜂擁而至,為控管入場人次,一般車輛是無法駛入農場的,一日遊遊客須搭乘客運於特定時間往返臺北、宜蘭等城市。而入住農場中幾處住宿地點的遊客則需出示入場證才得駛入。即便我們在平日造訪且花季已近尾聲,各處依舊擠得水洩不通,此起彼落的管制哨聲令人心煩氣躁,為了防止臺灣人停得隨意所擺放的三角錐甚是煞風景,一切都與花季尾聲柔和飄落櫻花雨的禪意形成極大對比。

同行友人隨意的賞櫻提議促成這次旅行,但雙口呂醉翁之意不在「櫻」,倒想藉機由藏身在武陵農場後方的桃山步道一探臺灣第二高山雪山的綺麗。日落山稜,即便春暖花開,海拔2,000公尺谷地依舊寒意逼人,一日遊遊客與春陽日照一同離去,終歸還寧靜。位於農場最深處,雪山登山口以及桃山步道在一旁的武陵山莊,是我們選擇入住的地點,若想遠離人群是非常不錯的選擇!但規格設備和清潔差強人意,其中氛圍總讓我想起90年代兒時出遊所入住由公家單位經營的簡陋山莊木屋。房內並無提供暖氣,想像冬日時節又偶遇下雪可能難以入眠,若價格合理倒也無所挑剔,但一晚要價實在不斐,這裡還是其中最經濟的選擇。我想起詹宏志在「人間一瞬」書中所提「雪埋的旅館」,在日本入住公營旅宿,對比臺灣時的訝異反應。

山莊夜晚星斗漫天,樹叢裡不絕於耳的蟲鳴鳥叫比起白天遊客如織和管制哨聲的櫻花雨更自然動人,倒是意外收穫。

喧賓奪主的武陵櫻雨

由桃山步道入口處的武陵吊橋眺望,下方是七家灣溪支流桃山西溪,溪流蜿蜒沒有什麼特殊景緻,倒是注意到一旁樹叢裡三兩臺灣獼猴打鬧嬉戲,我們也看得逗趣。

過了武陵橋,有些突兀緊接迎面而來的是極為茂密的針闊葉混生林,往後是一路攀升450公尺海拔的水泥路面步道。腐葉、植被、杉林,和穿透林間灑落的片片陽光,一路景色變化不大卻生意盎然,開闊高處微風徐徐,擺動杉林娑娑作響,途中偶遇的藍腹鷴更讓我們驚喜萬分!終點的桃山瀑布涓秀細流,或許不是雨季的關係。一旁由瀑布潭底胡亂接管爆裂所噴散的水花在陽光折射下形成了彩虹,噢!差點忘了自己處在國家公園範圍內。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